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

在区块链在中国成为显学的时候,让链闻来揭秘神秘且低调的 Dragonfly Crypto Summit:一场最懂区块链的高手在中国的聚会,以及他们眼中看到的区块链的未来。

看上去激动人心的政策红利,正在推动中国的区块链行业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发展。过去的两周中,在中国,没有人可以逃脱关于「区块链」的信息轰炸。「区块链」三个字成为了中国媒体频繁提及词汇。大量上市公司和初创企业正在用各种方式,显示自己已经在研究区块链技术、或实现该技术应用的道路上奔跑;各色解读区块链政策内涵和技术方向的意见领袖也在涌现,纷纷展示自己对该技术伟大前景的憧憬和向往。

 在区块链的赛道上,一时间百舸争流。
不过,这场突然迸发的区块链热潮,让我不由想起 10 月中旬在北京一场不事张扬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聚会上,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向几个顶尖区块链投资人抛出的发问——作为「古典互联网」领域最成功的中国投资人之一,沈南鹏在 10 月中旬于北京举行的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上发问:

很多年前,当我们开始投资互联网的时候,投资人都是各方面均涵盖(general)的风险投资机构,并没有什么人说自己是「互联网基金」,或者说自己是只关注某一个具体的「专门领域」的风险投资机构。但是为什么今天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就不一样了。加密货币市场上活跃的投资机构都只专注于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领域。这究竟是怎么了?

 这是一个好问题。显然,连最成功的风险投资人,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这个领域,都感觉是完全新鲜的未知之地。  为什么区块链及加密货币投资与传统投资不一样? 回答沈南鹏这个问题的是三位年轻人,他们属于目前全球区块链投资领域最活跃的投资人:区块链投资基金 Paradigm 联合创始人 Matt HuangPolychain Capital 创始人 Olaf Carlson-Wee 和 Dragonfly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Alexander Pack。 他们的回答颇耐人寻味。 Matt Huang,曾就职红杉,他 2012 年从硅谷到北京旅游时经人介绍认识了张一鸣,一眼看中当时还属雏形中的今日头条的价值,成为了今日头条的早期投资人,因此在投资领域一役成名。去年,他离开红杉,全身投入区块链世界,与 Coinbase 联合创始人 Fred Ehrsam 共同创建了新的加密资产投资基金 Paradigm。这支基金成功募资 4 亿美元,并获得了来自耶鲁大学的资金。他回答沈南鹏的问题说,在他看来,「加密货币是个独特的领域,无论从文化还是具体技术演进来看,和其他科技领域都不相同。」 他举了个很有意思的例子。他说,红杉中国是一个成功的投资机构,这个机构依附于红杉美国,但是又与红杉美国完全不同。他觉得,当年红杉做了一个极其明智的决定,就是说服沈南鹏创立了一个完全立足于中国的新的投资机构,这样,红杉中国聚焦于中国,更懂中国,才是过去这么多年脱颖而出、取得成功的关键原因。 他说,这也是为什么区块链投资机构和传统 VC 应该有所不同的原因:在加密世界,文化、技术等等方面和传统的科技领域非常不同,所以需要真正的「专家」和专业人士。

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

在北京的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上,红杉中国的沈南鹏向 Paradigm 的 Matt Huang、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ander Pack 和 Polychain 的 Olaf Carlson-Wee (从左至右)发问
Polychain 的 Olaf Carlson-Wee 和 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ander Pack 均对 Matt Huang 的观点表示认可。Alexander Pack 更是指出,加密货币投资领域之所以会这么独特,一方面是因为该领域这关系到技术趋势,关系到对早期技术的理解和判断,但是同时,区块链相关投资又是在投资一种「资产类别」。 Alexander Pack 说,在区块链领域进行投资,不仅仅是在进行高风险的早期的技术项目,更是在投资一种「资产」,「必须要考虑资产本身所应该注意的要素,比如流动性、波动性、市场走势等等」。并且,加密市场从第一天起,就是一个全球化的市场,这对投资人又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被割裂的两个世界 相比较席卷中国轰轰烈烈的区块链热潮,这几位全球最重要的区块链投资人的声音显然没有太多人听到。究其原因之一,是这场对话发生在Dragonfly Crypto Summit而这个论坛本身是一个闭门会议。 那还是 10 月中旬,国家层面对区块链技术的肯定态度尚未出台,公开谈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还属于敏感的话题。每个与会者均被告知,不要通过社交媒体发布该会议的信息。 可是,这并不能阻挡关于这个论坛的信息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最被热议的是一张图片。那是沈南鹏、Dragonfly Capital 及策源创投创始合伙人冯波、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美团创始人王兴、大众点评网创始人张涛的合影。社交媒体和自媒体最多的评论是:「王兴这样的互联网大佬正在关注区块链投资。」

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

社交媒体上传播很广的一张关于该次闭门会议的照片。 

 事实上,王兴等互联网大佬并不能算是这场会议真正的明星。 在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上,包括从中国区块链投资领域具有教父地位的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分布式资本创始人沈波,到火币创始人李林、OKEx 创始人徐明星、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从以太坊的 Vitalik Buterin、Consensys 创始人 Joe Lubin、Coinbase 联合创始人及 Paradigm 联合创始人 Fred Ehrsam,到一系列海外明星区块链项目的核心团队成员,均齐聚一堂。

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

 在北京举办的这场 Dragonfly Crypto Summit,可以算是在中国境内举办的为数不多的世界级水平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行业会议——唯一能与之媲美的,也只有已经在上海举办了五届、由中国老牌区块链投资机构万向区块链组织的「上海区块链全球峰会」。

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

「加密货币的未来」圆桌讨论,左起:Dragonfly Capital 管理合伙人 Haseeb Qureshi、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Coinbase 联合创始人 Fred Ehrsam
当然,如果真正把这场会议的议题和所有参会者信息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绝大多数关心科技行业发展趋势的人,也还是只能认出其中寥寥几个互联网明星。就如同在区块链行业中,很多人的疑问也是:组织这场聚会的冯波是谁? 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区块链一直都还是一小群人的世界。 在英文中,人们用如同爱丽丝梦游仙境里「掉进了兔子洞」,来形容真正进入区块链的世界。技术理解门槛较高、加密货币自有的原生思想、松散但又需要找到组织的社区文化,让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世界一直与大众保持距离。即便「区块链」已经成为一个公众口中的热词,但是真正理解其真谛的,也只是少数人,绝不是那些因政策红利而突然出现的热门面孔。  中国与世界 同样存在割裂的,是区块链领域中,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尽管 Dragonfly Capital 的联合创始人 Alexander Pack 指出,加密货币市场的一大特点是,这就是一个全球化的市场。但是沈南鹏敏锐抓住了这一点,峰会上的一场圆桌讨论中向其发问: 

你说加密货币是一个全球化的市场,但是很有意思的是,显然从投资人的角度看,大家在地理上还是有些选择的。挺有趣的一个现象是,中国人可以运营全球最大的交易所,但是在基础设施、底层协议这样的硬核技术方面,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你们都是在全球进行投资的投资人,你们怎么看这种现状?你们觉得中国有机会在这方面改变这种情况吗?

 Paradigm 的 Matt Huang、Polychain 的 Olaf Carlson-Wee 和 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ander Pack 三位投资人对这个问题都持有同样的看法:从硬核技术开发的角度看,美国的加州、MIT 确实涌现了不少企业家,他们在推动技术创新方面做的确实不错;而中国团队在商业模式方面和应用层方面很有优势。 Olaf Carlson-Wee 直言,他在中国很难找到硬核技术的项目——这位管理资产曾经超过 10 亿美元的区块链投资人说,目前他仅仅找到并投资了一个中国的硬核技术团队(指公链项目 Nervos)。 当然,Matt Huang 也指出,其实在全球范围内看,能够在基础设施和底层协议层面带来巨大突破的团队也是寥寥可数的,不仅仅在中国缺少这样的团队,在西方国家,这样的人才也并不多。 而  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ander Pack 则认为,这样的现状其实蕴含着机会,在区块链领域,不同地域之间的割裂需要填平。 这正是 Dragonfly Capital 从创立之始的投资理念。去年 10 月,曾在贝恩资本领导区块链相关投资业务负责人 Alexander Pack 和策源创投创始人冯波联合成立了 Dragonfly Capital 这个全新的区块链风险投资机构,并完成 1 亿美元募资,包括比特大陆、OKEx、火币、BitMEX、Ripple、Coinbase 联合创始人、贝恩资本、Founders Fund 等声名显赫的 LP 参与了注资。 Alexander Pack 向链闻表示,这支新基金希望成为联结东、西方加密货币产业的桥梁,可以帮助亚洲的项目和投资人获得西方开发的技术,也可以帮助西方的区块链项目接触到亚洲的加密货币市场。他说,「真正的全球化,需要的是一半中,一半西。在这个领域取得成功,必须从第一天开始就考虑全球化的发展。」

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在  Dragonfly Capital 官网上,「Global from day one」是最显著的口号

就像风险投资巨头 Andreessen Horowitz 标志性的口号是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冯波和 Alexander Pack 在介绍 Dragonfly Capital 时最常用的一句话是:「Global from day one」。
 谁是冯波? 所谓的「一半中,一半西」里的「中」,在 Dragonfly Capital,显然指的是该基金的另外一位创始人,冯波。 是时候回答一下「谁是冯波」这个问题了。 在上一轮中国的互联网投资浪潮中,冯波绝对是最拔尖的弄潮儿。2000 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冯波位于北京秦老胡同一个四合院里的办公室,一直都是中国「新经济」投资的中心。在 2003 年到 2007 年「Web 2.0」那波互联网投资热中,我曾陪当年创业的朋友多次拜访过那个大院。那里是互联网弄潮儿敲开未来大门的起点。 那是一座曾经属于清康熙年间重臣索额图的三进四合院,里面的办公桌上摆放着橙色的金融时报和那个年代最时髦的 JBL 透明水晶音响,甚至还有一个会议室装修成地洞的样子,铺着纯白色的毛皮地毯。每个房间里都一副摩登前卫的样子,和青砖灰瓦、玉阶丹楹的古朴院落外表形成鲜明对比。在这里,冯波和他的策源投资早早在 3G 到来之前,就开始布局移动互联网相关投资,涉及的领域从电子商务、互联网社区,到移动搜索、移动门户、手机安全等方方面面。

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冯波在 2011 年左右接受《创业邦》杂志采访时的照片 其实,冯波在中国科技行业进行投资的历史,还可以再向前推多年,他是中国风险投资和高科技投资最早的引路人。 1994年,冯波在美国加入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投资银行罗伯森.史蒂文斯(Robertson Stephens & Company),1995 年,他代表这家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寻找投资机会。 彼时在中国,有多少人知道互联网,或者按照那个年代的说法——「信息高速公路」,到底是什么?在整个九十年代,计算机(或者在当时叫做「微机」)还是一个高级且奢侈的名词,某个科研单位或者学校如果拥有计算机,通常还会专门开辟一个「计算机室」,要专门安装空调来照顾这种奢侈的物件。 但这些并不阻碍冯波在中国科技行业作出投资。新浪网曾是中国互联网行业 1.0 时代最著名的企业,而冯波是新浪网前身四通利方最早的投资人。他还是90年代由两名海归创办的亚信科技的主要投资人,这家公司曾经是中国最重要的电信软件供应商。在那个时代,冯波是链接中国与硅谷投资圈子和科技圈子的核心桥梁。199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策划一本关于「新经济」的特刊,邀请了比尔-盖茨、安迪-格鲁夫和杨致远等人撰文介绍「新经济」对自己工作的意义,冯波是唯一受邀撰文的中国企业家。 之后,互联网投资的几波热潮,冯波都是最核心的投资人。每一个关键风口,他都没有缺席。  我们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 冯波和他的策源创投早已经把办公室从索额图的王府,搬到了北京 CBD 的写字楼。现在,终于到了一个「Web 3.0」成为热词的时代。区块链投资基金 Dragonfly Capital 也成为了他早早为这个时代布局的重要平台。 冯波和 Alexander Pack 在多个场合表示,Dragonfly Capital 希望成为传统互联网和古典 VC 进入区块链世界的桥梁,希望能够为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精神布道。基于此,他们提出了 Dragonfly Capital  三个主要的投资方向:

  • 核心区块链技术和底层协议

  • 连接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经济体的基础设施

  • 作为母基金投资新型的加密资产管理基金

  • 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

    Dragonfly Capital 三位主力合伙人:Haseeb Qureshi、冯波、Alexander Pack

    此外,就在最近,之前曾在 MetaStable Capital 就职的的著名加密货币投资人 Haseeb Qureshi 最近也正式加入 Dragonfly Capital,担任管理合伙人一职。他在此前接受链闻采访时曾表示,希望把自己在硬核技术领域专业知识带入 Dragonfly Capital,代理团队投资更多硬核技术项目,同时,和加密货币原生社区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你看百舸争流,我看大家还走在无人的道路上Dragonfly Capital 目前已经公布的投资组合

    截止目前,Dragonfly Capital 团队已经宣布了约 20 项投资,除了 Cosmos、Coda、Celo、Oasis Labs、Spacemesh这样的公链项目之外,还包括 ErisX、Tagomi、CoinFlex、Anchorage(加密对冲基金投资组合管理平台)等加密资产交易和托管基础设施。此外, 冯波和 Alexander Pack 的团队在去中心和金融(DeFi)领域布局也颇为积极,已经投资了 MakerDAO、Compound、dYdX、UMA、Nuo 等项目。该基金还投资了Amber Group 和赵东创立的人人比特两个中国团队。 布局蓝图已经展开,下一个问题是:这些投资何时能够开花结果? 在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上,冯波抓起话筒提出了一个问题:「好,现在假设我们打开宴会厅的大门之后,突然发现我们来到了 2049 年。世界会有什么变化?」 「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变得很富有了!」有人大声回答到。每个人都笑了。 而沈南鹏抛出了这样的问题: 

    如果把区块链和互联网相比,我们现在到底在那个阶段?究竟是在 2001 年 .com 泡沫破裂的时刻,还是在移动互联网即将腾飞的前夕

    Paradigm 的 Matt Huang 给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答案。他说,区块链技术的腾飞和普遍应用,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他说,其实大家不妨看看年轻人的想法,「因为事实上,很多文化都是年轻人创造并说了算的。可以和普通的年轻人聊聊,他们大多都了解比特币或者加密货币的概念,他们的观念和老家伙们可是完全不同的。」 他还举例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机构投资人讨论区块链,给他们讲加密货币,每次会上,我们都带一个年轻的家伙,一个不满 23 岁的小伙子,他才能真正说服比他年龄大的多的人。我相信,大家接受加密货币只是时间问题。」 Matt Huang 这番看法让我不禁想起和一位中资银行背景的区块链投资人之前的一番对话。
    对话发生在 9 月份上海区块链国际周中。那时,没有人会预料到 2 个多月之后从天而降的区块链政策红利。在上海 W 酒店里,也是一场盛大的全球区块链社区的聚会,大堂、酒吧、餐厅里挤满了人,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向别人介绍着自己项目的进展和广阔前景。但在私底下,每个人都不无忧虑地质疑:什么时候会看到真正的大规模用户? 我和这位中资银行背景的区块链投资人也谈到了这个话题。她说,其实不用担心这些,先努力建设。 她说,在一次饭局上,冯波讲的一席话让人记忆犹新。冯波说,「我在 90 年代投资互联网的时候,大家也都在问同样的问题。我告诉他们,不用担心,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亿万的用户会来的。现在也是一样的情况。不用焦虑,区块链的世界迟早会有数以亿计的用户涌入。在他们涌入之前,我们需要做的是把路修好。我们现在还走在无人的大道上。总有一天,这条路会熙熙攘攘。」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上一篇

    「区块链基础概念100」:加密/非对称加密 | 013

    下一篇

    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人民币国际化是被美国逼出来的“早产儿”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