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矿机巨头和嘻哈歌手一样,注定要凉?

嘻哈歌手和矿机企业自以为的荣耀和市场对他们的认知构成了一部扭扭捏捏的傲慢与偏见。从目前的风向来看,边缘流量选手的命运难免从“我不是天生强大,我只是天生要强”转移到“我不是天生要强,我只是注定要凉”。

来论:矿机巨头和嘻哈歌手一样,注定要凉?

作者 | 辛夷;编辑 | 杜仲;来源 | 起风财经(ID:QFCJ2018)

原本是边缘化的“地下”小众流量明星,因为一个具备广泛影响力的契机被大众熟知;虽然在大量“事业粉”的拥趸下一度有希望“登堂入室”,但最终或因为政策高墙,或由于个人问题而被主流所不容。

这一番形容不论是套在去年夏天被吴亦凡一句“freestyle”带火的嘻哈歌手身上,还是用来形容伴随币价牛市一度身家过百亿的矿机巨头,都毫不违和。

神奇的是,两者甚至从名称和行为上都在有意无意的互文。比如欧阳靖、Gai之于詹克团、CSW(“澳洲中本聪”);再如二者的日常语汇在圈外人看来都不明所以,还动不动就要“Battle”一下——

就在刚过去不久的11月16日东八区凌晨的头两个小时,世界各地的币圈群众一起围观了比特大陆支持的BCH ABC 链和CSW带领的 BSV 链之间的“BCH 硬分叉争夺战”。这场除了导致虚拟币集体跳水之外没有任何结果,甚至连胜负都没有分出来的“Battle”,在币圈媒体激情澎湃的直播炒作下,愣是在沉寂了将近一年的币圈里造出了一个久违的小高潮。

只不过,这场在币圈宛如一场“超级碗”的分叉大战终究也没在链圈乃至主流舆论激起多少水花。相比之下,反而是被媒体报称“上市失败”的另一矿机巨头嘉楠耘智,在科技媒体里刷了一波微弱的存在感。

主流的失意者

还记得年初湖南卫视《歌手2018》节目的第一期,从《中国有嘻哈》脱颖而出的嘻哈歌手Gai作为首发阵容惊艳亮相,一曲风格别具却豪情不减的《沧海一声笑》,将原本格格不入的他送上了当期的榜眼。

纵然“非主流”的王者们在主流世界就像一个奇形怪状的小丑,他们也依然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能在大众视野里搏出位的机会。Gai是如此,“矿霸”也是如此。

2018年5月,矿机巨头嘉楠耘智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书,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集团、瑞信、招银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其筹资目标原先预计10亿美元,后期定位至少4亿美元。招股书里的嘉楠耘智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就复杂计算问题提供先进半导体解决方案的无晶圆厂IC设计公司”。

这已经不是嘉楠耘智第一次试图登陆资本市场了。

嘉楠耘智的第一个上市目标直接就是A股市场。2016年,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拟以30.6亿元全额收购嘉楠耘智股权。相关资料显示,本次收购行为中前两大股东持股比例类似,因此被市场解读为“借壳”上市。

但是,鉴于招股书披露的承诺业绩和估值被认定难以完成,上市方案最终搁浅。

嘉楠耘智第二次瞄准的是“退而求其次”的新三板。2017年8月,作为新三板运营商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对申请挂牌的嘉楠耘智进行三轮问询,但最终结果依然是不了了之。

囿于国内资本退出通道的诸多限制,嘉楠耘智终于在今年5月“败退香港”。经起风财经查询,截至11月15日,嘉楠耘智在港交所的IPO申请处理结果中显示“失效”。据起风财经了解,“失效”意指某家公司在6个月的有效审核时段内未能完成对港交所问题的反馈,故而此前递交的申请材料无效。

严格意义上讲,“失效”并非等同于上市失败,但至少是期限“中止”。即如果该公司想要继续上市流程,须重新递交材料。

事实上,嘉楠耘智当前的遭遇只是矿机企业谋求上市的一个缩影。

紧随嘉楠耘智的脚步,于今年6月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的亿邦国际同样命途坎坷。据悉,亿邦国际曾在三年前申请挂牌新三板,虽然当时成功过审,但最终还是在2018年从新三板除牌,并随即调转枪头、一心赴港。对此,亿邦国际董事解释称,此举系新三板上市交易不活跃所致。

然而,几乎在嘉楠耘智“死刑宣判”的同时,亿邦国际亦被消息人士爆料今年的IPO计划无法完成。

另一矿机巨头比特大陆于今年9月递交港股IPO申请,作为占据全网算力超过70%的绝对“矿霸”,比特大陆被业内认为是最有可能上市成功的案例。最新亦有消息显示,有交易平台疑似出现比特大陆的临时股票代码。

但是,起风财经登陆港交所官网查询显示,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目前在港交所官网显示的IPO申请处理状态依然只是“处理中”,两家当事人也没有任何官方消息放出。

“矿霸”们一如当时依然在《歌手2018》第二期预告中出现,却已经被满天飞的小道消息判定退赛的Gai。或许它们也正在和万千“币民”一起,静候一封主流世界的入场函。

出身决定命运

Gai还是退赛了。

无数人为之惋惜,毕竟他努力过。无论是参加主流综艺还是删除过去的“污点作品”,甚至把放荡不羁的微博名“Gai爷只认钱”改回了毫无辨识度但一本正经的“Gai周延”,改头换面的每一步都谨小慎微的踩在点儿上。但是主流就是容不下他,正如资本市场容不下“矿霸”。

当然有明面上的原因。亿邦国际IPO疑被港交所叫停,就大概率与其涉嫌同P2P平台“银豆网”进行非法交易有关。据媒体报道,在亿邦国际递交上市申请书约一个月后,银豆网发布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李永刚失联,资金无法兑付,运营即将停止,警方通报称,银豆网涉嫌非法集资已经被立案。

相关消息显示,去年12月至今年2月期间,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的妻子崔宏伟曾向亿邦国际转入将近5.25亿元;到今年3、4月份,亿邦国际又向崔宏伟转出3.8亿元,剩余约1.45亿元却去向不明。对于转账退款的细节,亿邦国际至今没有“官宣”。

据悉,有银豆网受害者认为,银豆网自融的大量资金已经流入正在冲刺香港上市的亿邦国际。亿邦国际招股书显示,自2015年到2017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0.92亿元、1.2亿元和9.78亿元,其中,亿邦国际2017年的营收数据同比暴增将近9倍;受害者怀疑,此系银豆网流入资金用于虚增其销售收入所致。

不过,从行业数据来看,2017年得益于比特币行情的迅猛发展,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跟亿邦国际一样,都实现了营收的大幅增长,其中,比特大陆增长率亦高达808.72%。至于企业是否虚增销售收入,根据当前证据都无法判定。但受此影响,亿邦国际被报正在配合调查,上市进度或受影响。

“矿机三巨头”中“硕果仅存”的比特大陆也是一脑门“官司”。其曾在招股申请中披露曾获得来自红杉中国、DST Global和GIC Private Limited三家投资机构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75亿元)的B轮融资,但该信息随后被后两家出面否认。因此,比特大陆在递交招股书后短短一个月内就沾上了“以虚假陈述误导投资者”的污点。

其实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更像PGone,即使最后折戟资本市场也好歹算是“死得明白”。像嘉楠耘智这般悄无声息的湮灭,才更能代表矿机企业上市的原罪——天生反骨,出身决定命运。

起风财经曾在《“矿机三巨头”的狂人日记》一文中,详细解读过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的财务情况和经营风险。阻碍矿机企业被资本市场接纳的原因,无外乎自身业务和外部监管。

从业务来看,依赖币圈生态生存的矿机制造商,其营收形式中也都或多或少包括加密数字货币,这就涉及到数字货币的价值及税务合规等问题。

首先,币价的高波动性会给企业财务带来明显的不稳定性,对于主营业务高度集中于矿机制造的“矿霸”们来说,其为投资者创造持续价值的能力存疑。招股书显示,自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时间里,比特币从单价400多美元(约合人民币2774.68元)增长至1.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71万元),与行情相对应的,三大“矿霸”迎来指数级增长。

然而到2018年,随着比特币价格暴跌,矿机企业的经营红利开始消失。以比特大陆为例,由于加密货币价格变动,公司减值损失1.03亿美元。

其次,我国法律尚无针对虚拟货币的征税规定,数字货币是否应被认定为目前矿机企业定义的“无形资产”也无定论,从而也是矿机企业能否上市的变数之一。

从监管来看,区块链从业者的最大风险在于“政策风险”堪称老生常谈。早在嘉楠耘智借壳鲁亿通失败时,后者就曾公告解释称,资产重组宣告停止系国内证券市场环境、监管政策等客观因素发生变化所致。换言之,这也是每一个新生事物的必经阶段。

嘻哈歌手和矿机企业自以为的荣耀和市场对他们的认知构成了一部扭扭捏捏的傲慢与偏见。从目前的风向来看,边缘流量选手的命运难免从“我不是天生强大,我只是天生要强”转移到“我不是天生要强,我只是注定要凉”。

曲线突围指南

众多资方都曾对起风财经表示,当前的资本市场显然没有给区块链企业“留座”。但不管怎么样,任何事情都有反例。退赛的Gai依然能在主流网综里溜边儿试探,抛去国内退出通道的世界资本市场,也立起了几个成功案例当作希望的招牌。

据不完全统计,现阶段区块链领域拟上市的主体主要有矿机类企业、数字货币交易所、加密货币金融服务商三大类。

挖矿界之光“HIVE Blockchain”于2017年9月登陆加拿大多伦多交易所,勉强算做全球第一家上市的矿机类公司;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Allcoin”更是于2013年9月就在CSE(加拿大证券交易所)上市;而2017年底通过“Reg A+”在纳斯达克上的“LongfinCorp”则是一家金融服务公司,据悉,其在收购了区块链公司“Ziddu”后,开始提供基于加密货币的金融服务。

区块链公司海外上市实践的关键词是资本退出渠道的创新。以上述提到的CSE为例,其本身就是一家积极拥抱区块链技术的传统证券交易所。今年2月,CSE更是推出一种创新的利用区块链技术的证券清算和结算平台,该平台将使公司能够通过通证化证券发行传统股权和债务,而这些证券将通过证券型通证发行提供给投资者,据称,此与近期被广泛讨论的“STO”(证券化代币发行融资)异曲同工。

起风财经此前在《特斯拉离职员工看上贾跃亭:我有2000万,但想给FF投9亿 》一文中着重提到过STO,事实上,虽然贾跃亭接受区块链公司投资未经证实,但以STO方式“输血”成功的也确有先例。红岸基金VP Hippy表示,区块链项目“tzero”曾于今年10月通过STO融资,“只不过它们原先是ICO的,后来因为SEC不通过转成了STO”。

总之,“曲线救国”的道路还通。

回到国内,虽然我国目前出台的监管政策都与ICO和相应的虚拟货币交易针锋相对,但从宏观战略而言,国家对区块链始终都在释放友好信号。与此同时,业内投资人普遍认为,伴随国外对区块链项目资本退出的创新探究不断成熟,国内也必将加快支持新兴初创企业上市的脚步,近期引发广泛讨论的“科创板”或为先声。

当然,区块链项目无论以何种方式上市,都要“苦练内功、重视合规”。基于此,不得不说矿机企业还算是现下众多区块链公司中资质较好的,一方面业务方面有转型余地,另一方面,有钱。

据报道,2018年10月17日,比特大陆发布人工智能芯片BM1880和BM1682,昭示着比特大陆从一家加密货币企业步入人工智能领域。比特大陆CEO吴忌寒曾表示,希望公司五年内的AI营收占比达到40%,并逐步摆脱“矿机制造商”的称号。

为此,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一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即使是加密货币类公司,也要有区块链思维。首先要解决人才储备的问题,其次要有相应的落地场景来帮助企业锻炼和培养搭建经济模型。

生而“边缘”的流量明星,摒弃前嫌之路必定不在朝夕之间。但只要有外部环境和内部治理并驾齐驱,“大乱”之后迎来“大治”依然可期。

Gai还有机会,亦如待定的矿机企业,未知也是好消息。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